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翼装飞行这么危险,为什么还有人玩?

时间:2023-05-16 04:19:07 | 浏览:1472

Tina 钱海英班夫中国创始人5 月 12 日,北京的大四女学生安安(昵称)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翼装飞行并取景拍摄时,偏离飞行路线失踪。5 月 18 日,连续搜救 7 天后,搜救队伍确认安安不幸身亡。天门山这几天,不断有观众、媒体和朋友问

Tina 钱海英

班夫中国创始人

5 月 12 日,北京的大四女学生安安(昵称)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翼装飞行并取景拍摄时,偏离飞行路线失踪。

5 月 18 日,连续搜救 7 天后,搜救队伍确认安安不幸身亡。

天门山

这几天,不断有观众、媒体和朋友问我天门山的翼装事故,问我是否认识安安。

安安参与的这个节目组在拍摄前找过我,但我还在海外无法回国。

我快速了解了一下情况,当时现场的人都在紧张的搜救,压力也一定很大,我不想过多的干扰他们。

我不认识安安,但我本人是执照跳伞员,在我的朋友和我放过的电影里有国内外最优秀的跳伞员、翼装飞行员。

或许写一点我的个人经验和我知道的真实的故事,能让大家对跳伞、翼装和从事这些运动人有一点了解。

5 月 12 日,安安发布的试跳的图片显示,她使用的是 Epicene 高空翼装伞。

翼装飞行是什么?

有很多人问我:什么是翼装飞行(Wingsuit Flying)?

翼装飞行,顾名思义,就是穿上像鸟一样的衣服/装置在空中飞行。

其实翼装是跳伞运动的范畴。

跳伞有很多不同的细分类型和风格,但总体可以分为高空跳伞和低空跳伞两大类。

高空通常是从 4000 多米高空的飞机上跳下(也可以更低或更高,这是大部分跳伞中心选择的安全的、并让跳伞员有相对长一些的空中时间的高度),

而低空的起跳高度则可以到 100 米甚至更低些。

低空跳伞的英文 BASE jumping,来自建筑(Building)、高塔(Antenna)、大桥(Span)和悬崖(Earth)四种适合这项运动的地点,因而也叫定点跳伞。

无论是高空还是低空,都可以翼装。

网上有很多关于这个运动的信息,尤其是英文信息非常多。

虽然不同国家的跳伞协会、跳伞中心的标准有些不同,现代跳伞和传统跳伞也存在一定变化,但足够帮大家基本了解这个运动了。

高空跳伞,无论是否穿翼装,其实非常安全。

当然,前提是只要不犯人为错误。

但是低空,尤其是低空翼装,却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

高空和低空所用的伞包不一样。

高空伞是有主伞(到一定高度由跳伞员主动打开)和备用伞(出现意外情况,到达设定的高度自动打开,或者由跳伞员切掉主伞主动打开备伞),但这都是建立在高空跳伞是有足够的高度和时间的前提下。

而低空伞包,只有一个伞,因为没有时间打开第二个伞。

所以如果出现意外、没有打开,那就是事故,而低空跳伞的事故可以视为死亡事故。

另外,而低空伞的开伞速度也通常比高空伞的速度要快。

所以如果跳伞员在计划一个在高空与低空跳伞高度边缘的计划时,就更需要谨慎,或者说要更保守。

跳伞员应该是具备最危险情况的经验、技术和装备。

跳伞在全球都是小众运动,低空翼装玩家就更是少之又少。

国内有低空经验的翼装飞行员只有个位数。

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

低空翼装和徒手攀登,普遍并称死亡率最高的极限运动项目。

如果你看过去年我们发起引进的电影《徒手攀岩》,会更理解低空翼装这个运动。这两个运动都是零容错率。

翼装飞行的平均时速是 160 公里,正常时速 200 公里,而最快纪录则高达 400 公里!

请闭上眼睛想象一下,一旦发生意外,一秒间就是死亡。

哪些因素会造成意外呢?

跳伞员经验不足、对地点不了解、没有考虑到相对海拔、 天气变化、飞行中伞包拉不开、突然侧风、气流、空中翻滚、伞绳缠绕、失去意识而没开伞、撞鸟、没有严格遵守计划,等等。

每个失误后果都非常严重,可能造成远动员在空中失控。

71.5% 的低空跳伞死亡事故是从悬崖上跳下的,因为山区地形复杂,非常容易出事故。

如果是低空时,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调整,失误就是死亡。

即使是极有经验的高手,在熟悉的场地进行低空翼装,一棵今年忽然长高的树,也会要了跳伞员的命。

所以跳伞员其实都非常谨慎,做计划也非常严谨,有 100% 把握才起跳。

迈尔斯(Miles Dasiher)表演后翻

因为家庭原因,我一直在澳洲跳伞。

澳洲伞圈的朋友和我讲了一个故事,是一个多次出现在我放的班夫电影里面的翼装高手。

据说他受邀参加迪拜的低空翼装表演,问对方怎么找到他的。迪拜主办方回答:

我们的低空翼装高手名单上,你是唯一一个活着的。

亚历山大·宝利(Alexander Polli)穿越回旋门

班夫山地电影巡展影片《翼装定位速降大挑战》剧照

翼装飞行是玩命么?

班夫中国旗下影展的影片《昨日骑士》剧照

我算是国内玩跳伞比较早的,2013 年就拿到跳伞执照,同时也是户外运动纪录片人。

过去 11 年,我在班夫山地电影节放过很多翼装飞行的电影:

《梦的航线》《翼装定位速降大挑战》《翼装飞天侠》《昨日骑士》《比翼齐飞》《空中音乐会》……

在电影里,我们看到他们享受飞翔的快乐,看到他们受伤甚至是死亡。

我建议如果还没有看,可以找机会看一看他们如何对待这个运动、对待生命。

很多人以为,跳伞和翼装飞行就是玩命。

既然说翼装是跳伞的一种,那么学习翼装,就要先从高空跳伞开始,有足够的经验,再换上翼装,开始学习和练习高空翼装;

而低空,就完全进入另一个层面,也是要先低空跳伞,再低空翼装。

《碟中谍 6》的高跳低开跳伞

至于可以学习翼装和低空的次数的要求,其实无论是 200 跳还是 500 跳,其实背后的原因是经验、技术的积累,外加心理的训练,所有这些其实又因人而异。

所以,这个运动需要对自己的生命极度负责。

霞慕尼上空“飞翔的法国人”的挑战

班夫山地电影巡展影片《比翼齐飞》剧照

虽然翼装飞行员都很勇敢,但更需要空气动力学、地理环境的科学准备。

所以参与者通常非常谨慎,在高风险挑战前,要反复、多次、多角度地衡量各种条件、考虑所有意外、安全演练、测量数据;

每次起跳前,都要反复检查翼装和伞,在起跳台上反复做十几次伸手向背后拉伞的模拟动作,即便已经做过千万次这样的动作了;

然后深呼吸,调整心情,审视一遍航道。

把握十足了,才一跃而出、翱翔天空。

几个国际翼装高手在法国和瑞士挑战了一条又一条狂野的飞行线路。

班夫山地电影巡展影片《梦的航线》剧照

在安安之前,上一个在天门山跳下直升飞机的,是美国的“翼装侠”杰布·科利斯(Jeb Corliss)。

他在中国进行的两次翼装飞行挑战——江郎山一线天、黄崖关长城穿靶,都经过了 1 年以上的考察、测试,多方收集专业气象、地理数据,运用了数字建模、模拟飞行、虚拟场景等技术,才挑战成功。

与死神擦肩而过,让杰布思考生命的价值。

班夫山地电影巡展影片《翼装飞天侠》剧照

我做班夫之前,一直是一个纯粹的户外爱好者,把工作外的时间全部花在登山、攀冰、潜水、滑雪、冲浪、跑马拉松、皮划艇上,还曾作为唯一获奖的中国队登上国际越野挑战赛的领奖台。

我对每种户外运动都充满好奇,但一直告诉自己,跳伞太危险,不可以碰。

真的就因为电影看多了,终于在一次和老公休假时忍不住尝试了双人跳伞,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回到澳洲后,我们就去跳伞学校学习,成为执照的跳伞员。而以后的周末和假期就差不多都给了跳伞。

那种在空气中、毫无阻挡的自由感,是其他任何运动都无法比拟的。

怀孕 4 个月时,我还在跳伞,但整个孕期一直考虑是否要放弃这项运动。

我担心孩子因为父母都跳伞,而低估这项运动的危险。

我不会要求老公放弃,但我可以。

但在孩子 4 个月大时,我还是把他带到跳伞中心,和老公轮流跳伞、看护他。

不过,我也和老公约定,永不低空。

每个父母想的最多,可能都是孩子该有怎样的人生。

我也想了好几个月。最后的结论是,我想他有怎样的人生,我就应该自己坚持那样的人生,作为榜样。

如果我信任我们每一跳都充足准备、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我就应该给他自由、信任他。

面对死亡

安安玩极限这些年,偶有朋友受伤甚至离去。

于是她签了人体器官捐献志愿书,说:

极限运动给我面对死亡和伤痛更加平和的勇气,也让我不断对自己、对生活有新的理解。

安安在迪拜跳伞

而我第一次面对死亡,其实不是我的,而是我的伞友。

我们的跳伞俱乐部是澳洲历史最悠久的,也是国际上最老的之一。

虽然会员众多,但大家像家人一样。

一到休息日,我们都会从四面八方驱车几小时去跳伞中心,泡在那里。

跳伞中心有个安全官叫罗比,特别严。

我刚拿 B 照时,经验不多,只要落地有一点问题、偏了,就会遭他痛批。

有一次上飞机前,我忘了带眼镜(我的度数不深,平时不戴眼镜),加上落地时风大了,影响判断,导致落地偏了,伞挂到了栅栏上。

风扯着伞,我一边费劲摘伞,一边心想,罗比肯定要骂死我。

这时,一起跳的伞友笑着跑来帮我收伞:别担心,罗比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他叫艾什,刚低空跳伞了一大圈回来的一个年轻的“老”会员。

他对所有的人都很友好,长得还特别帅,大家都喜欢他。

下次再去时,发现中心的气氛很压抑,还有人抱在一起哭。

我这才知道,艾什刚刚从低空跳下时,伞没打开......

后来,俱乐部开了个追悼会,邀请了艾什的家人,由跳伞教练带着他们全部上了天空。

落地后,他哥说,现在理解了为什么弟弟会爱上这个运动。

之后,大家开了一个大趴,一起跳舞喝酒,聊聊和艾什的美好回忆。

我经常会想起艾什。

回忆里没有悲伤,而是他灿烂的笑脸,和那个欢乐的追悼会。

极限运动,是在自然中领悟生命。

运动、尤其是极限运动的极致体验,在自然中领悟生命的意义。

有人通过电影感受不一样的生活,而有人选择亲身体验。

我们有选择如何过一生的权利,并对此负责,同时也要尊重他人的选择。

▼ 你怎么看极限运动?

留言跟我们聊聊吧。

谢谢

END

不畏 将来

相关资讯

什么是翼装飞行?到底有多危险?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给你解答

5月18日中午,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五六天的北京女大学生安安找到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安安遗体被找到的消息传出,无数网友深表惋惜,同时也对“翼装飞行”表示强烈的质疑。那么,什么是翼装飞行?翼装飞行到底有多危险?中国翼装飞行第一人徐

天门山翼装飞行有多危险?为何说翼装飞行是一项九死一生的运动?

为什么说天门山翼装飞行“九死一生”,但还是有那么多人,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挑战极限?天门山翼装飞行女大学生的故事告诉我们,翼装飞行作为一项令人兴奋和刺激的极限运动,在给人们带来独特的体验和感受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小的生命危险。极限运动的目

翼装飞行失联女生最后一跳画面公开,翼装飞行到底有多危险?

翼装飞行是六大高危极限运动之首,世界上只有600多人有勇气穿上翼装,真实体验“无拘无束”的飞行。翼装飞行运动会在空中进行高速移动,每下降1米前进3米,飞行时速高达200公里每小时。由于翼装飞行运动主要集中在悬崖绝壁,地形十分复杂,高速飞行的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玩极限运动要时怀敬畏之心、翼装飞行有规律可循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玩极限运动要时怀敬畏之心、翼装飞行有规律可循】5月12日,女大学生安安(化名)在天门山上的最后一跳,引发了大众对翼装飞行这一项极限运动的关注。对此,被称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的张树鹏表示:“作为一名长期从事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上演低空翼装飞行秀

11月4日,有着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之称的张树鹏成自己在成都的第一次低空翼装飞行。当日下午,张树鹏乘坐驼峰通用航空公司的直升机到达800米高空后,终身一跃,在“天府之国”的上空留下自己舒展的身影。经过20多秒的“飞翔”后,头戴蓝色安全帽、身着

翼装飞行女生最后一跳,你真的了解翼装飞行吗?

5 月 12 日,于张家界天门山拍摄极限运动纪录片的飞行员安安,在进行翼装飞行拍摄过程中偏离原定路线后失踪。5 月 18 日,连续搜救 7 天后,那个「为自己而活,不后悔」的安安的遗体终于被找到。一时间,这个极其小众,危险系数奇高的极限运动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我在天门山跳了一千多次 翼装飞行事故率是千分之五

张树鹏在天门山进行翼装飞行。5月12日,女大学生安安(化名)在天门山上的最后一跳,引发了大众对翼装飞行这一项极限运动的关注。据遇难女翼装飞行员最后一跳的画面曝光,女孩安安在从距离地面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后,以非正常飞行姿态急剧下降数百米

揭秘创始人都失误坠亡的危险游戏:什么是翼装飞行?到底多危险?

相信不少人对于生活中的罕见事情,都是抱有很大好奇心的,毕竟好奇是驱使我们了解这个广阔世界的根本动力。很多时候表面上的情况让人觉得刷新三观,但是只要仔细分析表象之下的原因,通过文化或者心理等等方面去理解,实际上还是很容易理清内部条理的。今天就

什么是翼装飞行?它的难度与危险系数有多大

5月18日上午,疑似张家界失联女翼装飞行员已找到,不过不幸遇难,公安人员也已赶往现场处理。一直很好奇什么是翼装飞行,它的风险系数到底有多大?据资料得知,翼装飞行分为动力翼装飞行和无动力翼装飞行两类,其中,无动力翼装飞行,在国际通称为飞鼠装滑

全球不到600人玩的翼装飞行,死亡率却高达30%,到底危险在哪?

最近,关于天山门翼装飞行女大学生的事件一度成为热门话题。也因为这一事件让更多的人对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有了印象。而这项极限运动也被称之为最危险的运动之一,据统计,截止2012年,全球参与这项运动的人还不到600人,足以说明这项运动的难度性与

翼装飞行到底有多危险?

#科学V计划# #翼装飞行到底有多危险# 翼装飞行是指跳伞运动员身着翼装,从高楼悬崖飞机等高空目标上跳下,进行无动力飞行,并且要在规定的高度内打开降落伞返回地面,翼装飞行的原理和构造,主要是科学家们对蝙蝠飞行的空气动力学的研究,当运动员从高

为什么翼装飞行这么危险,众多年轻人还是趋之若鹜?

像鸟儿一样自由的飞翔,是许多人终其一生求而不得的事情,而这样的体验,却在一项运动中体现得淋漓尽致,那就是翼装飞行。 翼装飞行,英文为wingsuit flying,直译为飞鼠装飞行,是最近几年兴起的一项极限运动。翼装飞行的原理是通过翼装特有

刺激与危机并存,被认为是极限中的极限,翼装飞行有多危险?

文|百谈史踪编辑|百谈史踪图片来源于网络-极限运动前言:说到运动,最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要数极限运动了吧,而作为极限中的极限,翼装飞行刺激与危机并存,可以说是在“作死”的边缘试探。很久以前,人们就向往能够像鸟儿一样在天空中翱翔,为了实现这个梦

揭秘创始人都失误坠亡的死亡游戏:翼装飞行是什么,到底多危险?

相信不少人对于生活中的罕见事情,都是抱有很大好奇心的,毕竟好奇是驱使我们了解这个广阔世界的根本动力。很多时候表面上的情况让人觉得刷新三观,但是只要仔细分析表象之下的原因,通过文化或者心理等等方面去理解,实际上还是很容易理清内部条理的。今天就

翼装飞行这么危险,为什么还有人玩?

Tina 钱海英班夫中国创始人5 月 12 日,北京的大四女学生安安(昵称)在湖南张家界天门山景区翼装飞行并取景拍摄时,偏离飞行路线失踪。5 月 18 日,连续搜救 7 天后,搜救队伍确认安安不幸身亡。天门山这几天,不断有观众、媒体和朋友问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今日邯郸无人机航拍网苏宁易购股票柏林旅游网婴儿车品牌宠物猫品种网今日济南茶颜悦色会员日家用吸尘器品牌网大族激光A股赛车比赛网南宁午托网黄骨鱼养殖早茶文化网海南旅游网
翼装飞行运动网-翼装飞行分为有动力翼装飞行和无动力翼装飞行两大类。其中,无动力翼装飞行,国际称之飞鼠装滑翔运动。是指运动员穿戴着拥有双翼的飞行服装和降落伞设备,运动员从飞机、热气球、悬崖绝壁、高楼大厦等高处一跃而下。翼装飞行属于跳伞运动的一个分支,它使用一种特殊跳伞装备,称之为翼装,又叫飞鼠装,从外观上而言它增强人们想要运用身体飞行的意义。
翼装飞行运动网 laicaifu.cn ©2022-2028版权所有